第1082章 也是這麼的要命

-但是King冇有看她,而是快步朝著裡麵走去,直到和走出來的霍知撞個正著。

霍知剛想喊人,就被蹲下的男人一把抱住了,抱得緊緊的。

他都快呼吸不過來,這跟那一晚有些像。

他發了很厲害的一場高燒,總感覺自己要死了,喘不過氣。

醒來看到的就是爹地,隻不過當時的爹地很憔悴,看到他醒,差點兒哭出來。

霍知還小,不太懂大人的感情,但他清楚,爹地怕他離開。

怕他像媽咪一樣離開。

此刻他被緊緊的抱在懷裡,感覺骨頭都要被對方勒斷,但他冇說什麼,隻是圈住了他的脖子。

King因為太恐慌,渾身都冇力氣,現在看到孩子還在,他纔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,力氣緩緩回來了。

霍知本想開口喊他一聲,但下一秒,就被摁在懷裡,巴掌朝著屁股呼來。

“啪啪啪!”

疼得他眼淚汪汪的。

“爹地,疼,壞。”

King深吸一口氣,將人抱起來,自己也跟著起身。

“誰讓你亂出門的?冇教過你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麼?跟你說過女人都會騙人,你怎麼就是不聽!”

霍知被打得疼了,趴在他懷裡抽泣,不樂意迴應他。

這股倔強和氣人的勁兒,倒是和池鳶很像。

King氣得又要打他的屁股,卻聽到池鳶的聲音從後麵傳來。

“你跟小孩子撒什麼氣。”

King渾身一僵,下意識的便抱緊了霍知。

池鳶臉色有些不好看,胳膊上還有血跡。

剛剛聽到King責怪這個孩子,便清楚是孩子出事了,難怪他這麼著急。

愛之深,責之切。

King冇說話,視線落在她受傷的手臂上。

手臂的傷口不嚴重,但流了很多血。

現在霍知還趴在他的懷裡嚶嚶嚶,他也不好把人放下,也就一手抱著霍知,一手攥住池鳶的手腕往外走。

池鳶掙脫了兩下,冇掙開。

霍知咬著嘴唇,因為趴在King的肩膀上,距離池鳶很近,忍不住抬頭看了她一眼。

池鳶也正好在看他,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撞,彼此都是一怔。

不知道為何,池鳶受不了孩子這麼哭唧唧的狀態,剛剛那幾下打屁股,估計是真的把人打疼了。

霍知吸著鼻子,長睫毛上掛著水珠。

他冇看池鳶了,現在屁屁不疼了,也就趴在King的肩膀上睡著了。

至於摩天輪上的靳明月,他早就忘了。

而King和池鳶也冇去想為什麼摩天輪還在動,畢竟距離地麵太遠了,哪怕是靳明月此刻在大聲呼救,也冇人知道她在喊什麼。

靳明月透過摩天輪看著這一幕,隻覺得目眥欲裂!

賤人!

賤人!

她恨不得把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詛咒全都加在池鳶身上!

“噗!”

因為太生氣,她的嘴裡直接溢位了血,拿出手機,便開始在自己國內的社交賬號上發言。

【霍寒辭早就已經有孩子了!他喜歡的根本不是池鳶!】

這條訊息剛發完,她本想再說一些惡毒的話去貶低池鳶,卻在這個時候聽到了螺絲鬆動的聲音。

靳明月渾身一僵,不敢置信的抬頭。

但是她什麼都看不到。

是要落下去了麼?

她難道要被一個小孩子算計而死?

摩天輪刹那間偏移,手機從掌心落下,偏到了另一邊。

靳明月尖叫了一聲,死死的攥著椅子,不敢鬆開,也不敢再去拿手機了。

摩天輪在空中搖晃,每一下都讓她尖叫。

但最後,她已經叫不出什麼了,隻空瞪著眼睛,眼裡都是怨恨。

遠去的車上,King把霍知放在懷裡。

霍知像池鳶在床上睡覺那樣,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就睡著了。

King則拉過池鳶的手,看到上麵的口子,有些後悔,甚至覺得鼻子有些發酸。

一旁就有小型的醫藥箱,他拿過來,用棉簽沾了消毒液,給傷口消毒。

池鳶不太能適應跟他處在這樣的環境裡,不是劍拔弩張,而是一種小心翼翼。

不知為何,她自己心裡也有些難受。

這個King,惹人生氣的時候,恨不得一刀捅死他。

可讓人心疼的時候,也是這麼的要命。-

池鳶霍寒辭的小說全文免費下載txt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