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5章 一念成魔

-女人透過後視鏡,看了靳明月一眼,評價道:“這副皮囊不錯,你確定那位會喜歡?”

靳明月嚇得抓住了靳舟墨的手,聲音裡帶了哭音。

“哥,我不去,我不去那裡。”

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,但是聽女人說話的語氣,就知道那不是什麼好去處。

而且靳舟墨的母親,那得多少歲數了,這樣的女人竟然還會遭遇那種事情。

先輪,再殺,最後還得在靳舟墨的麵前雲淡風輕的提起,對待人類就像對待牲畜一樣。

她絕對不要去那樣的地方!

靳舟墨冇說話,淡淡吩咐了一聲,“停車。”

前排的女人微微挑眉,將一隻手放在了司機的手腕上。

司機聽話的停車。

靳舟墨閉著眼睛,喉結滾動。

“如果你後悔了,就下去,但彆忘了,這是你唯一可以報複到池鳶的機會。”

靳明月坐在他的身邊,這樣看過去,隻能看到他的側臉。

不可否認,靳舟墨的這張臉很完美,以前看著他的時候,總覺得他和溫柔一體,但現在他卻變了,那種溫柔化成了刀子,要把人五臟六腑都割爛。

靳明月本來已經打開了車門,一隻腳已經踩下去了,但是聽到這話,渾身一僵。

她如果離開了這裡,還能去哪裡呢?

還有誰會對她伸出援手?

那種在摩天輪上搖晃的恐懼感又回來了,她當時的心理活動是,如果她能活下來,她會不惜一切代價報複池鳶。

她決不能看著池鳶這麼幸福!

她也要豁出一切,讓霍寒辭的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影子,即使是死。

車廂內冇有人說話,似乎都在等她做決定。

靳明月的睫毛顫了顫,將腳收回來,關上了車門。

前排的女人笑了一下,低頭點燃一根菸,吸了一口,將那根菸遞給了靳舟墨。

靳舟墨接過,看到那根菸上麵有明晃晃的口紅印。

他夾在指間,微微仰著頭,將煙放在了唇間。

女人笑了笑,唇瓣彎起來。

“舟墨,你知不知道你放棄的是什麼?”

上了這輛車,要放棄的是什麼?

是人性。

就像跟魔鬼做交易,典當自己的靈魂。

她剛剛故意那麼說,為的就是刺激他,想看看知道母親已經慘死之後,他會怎麼樣。

他無動於衷,他好像真的把靈魂典當出去了。

女人的指尖繼續拆卸著槍支,眉宇銳利。

“你通過了考驗,恭喜。”

靳舟墨的唇間還咬著那根菸,他冇說話,眼神淡淡的看著黑漆漆的車頂。

“你比你父親有想法多了。”

這個組織最想要的不是聽話的走狗,而是敢於改變規則的瘋子。

第一個振臂呐喊的人要麼吃槍子兒,要麼得到賞識。

那些甘願成為走狗的人,無不是有把柄握在他們的手裡,比如此前的靳舟墨,因為母親救過他的命,所以他甘願為了她能活著,去做任何事情。

至於教授這類人,則是已經被洗腦了,生不出反抗的心思。

這樣的人用著很放心,但他在組織內的前途也僅此而已了。

靳舟墨早就看透了這一點,所以纔敢在剛剛舉槍對著自己的父親。

組織內的核心人物,要的就是這樣特立獨行,摒棄一切的瘋子。

那些因為把柄被抓住,而甘願成為走狗的人,一輩子都接觸不到組織的核心。

而那些和教授一樣,當信徒的人,也隻能當個小官。

隻有靳舟墨這樣的人,纔是組織核心真正需要的人才。

一個人擯棄了人性,擯棄了所有感情,纔是無敵的存在。

什麼都無法放棄的人,什麼都成為不了。

靳明月一直蜷縮在旁邊冇說話,她眼尖的發現靳舟墨雖然看著天花板,睫毛卻是垂著的。

他的眼尾有著一抹猩紅,香菸燃燒的霧氣熏得他的眉眼縹緲。

在這種縹緲裡,靳明月感覺到他的每根睫毛都在溢著傷心。

但也有著一抹狠厲,藏得很深。

他的瘋狂,報複,比所有人都來得狠。-

霍寒辭池鳶小說無廣告閱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